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心菱在军中休息了一日之后,觉得体力恢复了不少,而且她不能继续留在军营,不仅对胎儿不好,也是给莫安霖和莫承德添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,她接受莫承德的一切安排,今天就要回京都,回家好好安胎。

    莫安霖也是担心,跟着吉普车,一路把顾心菱送到七公里外的直升机停机坪,他握着顾心菱的手,“回家后,一定好好照顾自己。必要的话,把吴嫂和吴白露接来莫家照顾你。或者,如果莫家事情繁杂,让你劳心受累,就去十六号安胎。母亲那里我会打电话跟她说,你不必担心。还有,提防小人作祟,顾心茹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放心,我自己就是大夫,那些下滑胎药的小伎俩根本奈何不了我,一闻就知道了。而且,我又不是傻子,难道等着别人害我吗?”顾心菱给了莫安霖一个笑容,“不要担心我,我可以照顾好自己。你在军中好好养伤,伤口愈合之前,不要去战场。一旦伤口崩开,造成感染,那是要命的。为了我,为了巡儿,你必须好好的回来,不许逞能冒进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打电话,给我写信。”莫安霖很是不舍得。

    “电话嘛,你打给我,我怕影响你作战。写信可以有!”顾心菱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电话,你打给我。我担心你在休息,我打电话会吵到你。”莫安霖蹙着眉头,“你回家后,要多吃,多睡,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猪啊?”顾心菱翻起白眼,“那这样吧!你给我打电话,我若是在休息,就不接听,让丫鬟小厮告诉你我的情况就好。你要说什么,只要不重要的,也都可以让丫鬟小厮来转达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跟你说‘我爱你’呢?丫鬟小厮怎么转达?”莫安霖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难道不重要吗?”顾心菱反问一句,“我说的是……不重要的事情可以小厮丫鬟转达!原来在你心目中,爱我这件事情,竟然不重要?”

    “重要,重要,太重要了。”莫安霖急了,生怕顾心菱误会什么,“我刚才就是想开个玩笑,故意逗逗你,让你乐一乐而已。没想到,我说错话了。爱你,是我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开个玩笑,逗逗你而已。”顾心菱说着,拍了拍莫安霖的手背,“我该下车了,不能让飞机一直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扶着你。”莫安霖几乎恨不能把顾心菱给送回家,可是他知道自己不可以。

    就在顾心菱下车后,莫安霖拉她在怀中,根本不避讳周围的士兵和机组人员。

    “心菱,回家一定照顾好自己。都是我的失职,在你怀孕这么重要的时刻,我竟然不能陪伴在你身边,不能亲自照顾你。”莫安霖很是内疚,“我一直盼着有孩子,可我却没能尽到我作为丈夫和父亲的义父,是我失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说,军务为重。我理解,巡儿以后也能理解。”顾心菱说道,“好了,别这么扭扭捏捏的,别让你的部下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吻别!”莫安霖在顾心菱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!”顾心菱看着周围都是人。

    只是,莫安霖却满不在乎,不由分说地就吻上了她的唇。当然,那些士兵立马转身避开,这点儿眼力价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舍,但莫安霖终究是送顾心菱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莫安霖几乎是在原地看着飞机起飞,看着飞机飞远了,都久久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阿四是跟着飞机一起走,他看见顾心菱也是一直看着窗户外面,“少奶奶,休息一下吧,别看外面了,过会儿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玉的棺椁置放好了吗?这样颠簸,可不要出岔子了。”顾心菱觉得飞机不是特别稳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昨晚就安置好了。”阿四说道,“等到了京都,医学院的人会立马来接受,您大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顾心菱点点头,“回家后,找一套青玉的衣裳,即便遗体捐赠了,我也要给她做个衣冠冢。她是我的亲信,是我的朋友,更是我的救命恩人。她的事情,不能草草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替您安排!西园子墓区我有朋友,您又是莫家二少奶奶,他们肯定给面子,选个风水最好的宝地给青玉用。”阿四说道。

    直升机速度很快,没一会儿就到了京都的停机坪,不仅医学院的人来了,龙大海也来了,但唯独莫家没有来人,只来了司机和一辆车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,乔娜提过要接顾心菱的,莫子慧也想来接,但莫夫人却没有应允,理由倒是冠冕堂皇的,说外面世道不太平,不允许他们出门。

    顾心菱一下飞机,龙大海先过来了,“妹子啊,恭喜恭喜,我这是马上要当老舅了。好事儿啊!一路回来,身子骨还吃得消吗?”

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